<em id="17cf2"><big id="17cf2"></big></em>
    <acronym id="17cf2"></acronym>
    <sub id="17cf2"><sup id="17cf2"><object id="17cf2"></object></sup></sub>
    <ol id="17cf2"></ol>

  • 首頁 ? 服務運營 ? 智能硬件 ? 焦點分析|機器狗還是虛擬偶像,人類會更愛誰?

    焦點分析|機器狗還是虛擬偶像,人類會更愛誰?

    作者:  時間:2021-09-10 10:48  來源:

    文 | 連然  編輯 | 張信宇

    機器狗與虛擬偶像

    前兩天,小鵬汽車生態企業新成員“鵬行智能”,發布了內部代號為“小白龍”的首款智能機器馬第三代原型機。這款機器馬可騎乘,有豐富表情和肢體語言,支持觸摸交互,語音交互。

    “小白龍”

    這副模樣看起來,說它可愛的有,說它詭異的也大有人在。小鵬方面希望這款機器馬“成為小鵬友的第一個智慧交通工具”,但一個工具,要它“你懂我,我懂你”干嘛呢?

    之前在8月,小米發布了一款機器狗產品——CyberDog仿生四足機器人。這款首先提供給“米粉、工程師與機器人愛好者”的機器狗,價格為9999元,相當于一部高端手機的價格。而養一只真狗,拿金毛來說,按普通養法,一個月的開銷在一千元左右,也就是,不算買的話,養金毛十個月的錢可以拿來換一個仿生四足機器人。

    但你不再需要照顧它,關愛它,陪伴它,你只需要使用它,讓機器狗陪伴你。它還是能跑會跳,可以聽從你的指令、識別你的聲音,跟隨著你運動,用它采用了英偉達Jetson Xavier NX人工智能平臺,具備高達21 TOPS算力的“大腦”理解你。但它對你的理解,基于冷冰冰的數據與算法,正如它的機械外殼一般。

    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,這話也不知道從多少年前說起,根據考古學家的說法,狗可能在1.4萬年前就被人類馴化了。那機器狗呢?

    最早的消費級機器寵物狗,是索尼在1999年推出的機器狗愛寶(AIBO),在軟件控制下,愛寶可以回應語音指令,表現不同的“情感”,也能唱歌跳舞。

    2020年6月,波士頓動力的四足狗型機器人Spot投入商用,這款機器人售價7.5萬美元,定位在開發人員和第三方的平臺,可以為從建筑到遠程醫療的應用程序構建配件,仍然是一件面向B端的產品。

    特斯拉則想要讓機器人走進C端家庭,在今年8月的特斯拉 AI 日,馬斯克稱明年將推出跳舞機器人 Tesla Bot 原型產品,其將是一款和普通人相似的機器人,可以幫人們做那些危險、重復、無聊的事,比如跑腿去便利店購物、收拾家居用品等等,聽起來有點像家里會請的保姆。

    不管是機器狗還是機器人,在實用功能外,都能在賽博社會滿足人的陪伴需求。能提供陪伴功能的還有虛擬偶像。兩類產品的共同點在于所依賴的算法都來自人,不同則在于,機器狗是獨立的產品,而虛擬偶像背后有“中之人”(即虛擬偶像背后的提供配音和動捕的真人)。另外,受限于技術成本,以及較高的價格,機器狗這類產品的受眾有一定門檻,而追一個虛擬偶像,則是可以輕易做到的事。

    不過總之,它們背后都有設定,都會面向社會采集數據,分析好惡,再定向制作與推送內容,收攏人心與金錢。

    最近,飯圈正在整治,偶像塌房頻現,到后來粉絲都有點麻木了,對底線的要求一再降低,甚至變成了只要不犯法就行。可惜即便如此,偶像失格也還總是難免,在金錢與名利面前,表里如一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    相比而言,虛擬偶像“似乎”相對不太容易塌房。不管是視頻平臺還是經紀公司還是品牌,都在推出虛擬偶像,愛奇藝潮流虛擬偶像廠牌“RiCH BOOM”,不僅在愛奇藝許多綜藝節目做過曝光,也與許多品牌做過合作;樂華打造的虛擬偶像女團“A-SOUL”,出道一個月推出的首單《Quiet》MV在全平臺的播放量即達百萬,目前五名成員的微博粉絲總數已超600萬;屈臣氏推出“屈晨曦”、華碩推出“天選姬”……在它們背后,也是粉絲們真金白銀的支持在撐著。

    艾媒咨詢數據顯示,2020年,中國虛擬偶像核心產業規模為34.6億元,同比增長70.3%,預計2021年將達62.2億元;有八成參與調查的網民為虛擬偶像每月花費在1000元以內,37.6%的網民表示愿意花更多的錢支持虛擬偶像。

    但虛擬偶像也只是不太容易塌房,并非完全不會塌房。因為在虛擬偶像的背后,通常都會配有“中之人”來設定操作,借助動作捕捉技術配合虛擬偶像的活動,更別說每個虛擬偶像都有所屬的公司,而公司里都是人。事實上,虛擬偶像依然是由人主導的,內蘊有運營者本身的意圖與能力。

    喜歡虛擬偶像的人不少,因為虛擬偶像一樣可以承接人的情感需求,粉絲的滿腔愛意不會輕易受挫落空。最近“元宇宙”的概念也使得虛擬偶像行業有了更多的發展可能,在未來的全真互聯網時代,在與真實世界平行的“元宇宙”里,虛擬偶像可能也是重要的組成部分。

    孤獨的碳基生物

    而如果技術進步到達奇點,AI覺醒,如果產生完全自主的虛擬人,恐怕是有點可怕的,這番情景常常出現在科幻電影里。

    在《銀翼殺手》的設定里,有無抒情詩的能力,有無說笑話或者聽懂笑話的能力,是確定何以為人的兩個重大的辨別法則。不管是機器馬、機器狗還是其他的智能機器,都會強調設備所具有的智能情感交互能力,交互再往上呢?

    都是算法在背后,人在背后。算法早已無處不在,在機器狗的頭部,在虛擬偶像的背后,還在手機里的app們里,尤其是在短視頻app里。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(CNNIC)報告,截至今年6月,8.88億人看短視頻、6.38億人看直播,短視頻、直播正在成為全民新的娛樂方式。

    在硅谷,高科技領域從業者很早便對屏幕上癮和阻礙發育的風險有所警惕,不讓自己的孩子過早使用這些設備。成人即便大腦不再發育,但注意力會被攥去,思維會被重塑。過去這些年來,算法在以指數級的增長;但人的智力,至少是大多數人的智力并不是。在越來越聰明的算法與機器的映襯下,人似乎沒那么聰明了。

    當然,技術的進步是好事。技術的進步釋放了生產力,創造了很多,也滿足了很多,譬如只想被寵物陪伴不想照料寵物的人,機器寵物的出現就很好地滿足了他們的需求。短視頻也為許多人帶去了即時性的快樂。更好的是游戲,對許多社恐患者或因為其它現實原因被主流社會邊緣化的人而言,游戲如同一個避難所。技術越發達,游戲越逼近真實,對現實的逃離就越強烈,人也越快樂。

    《動物之森》里,仿佛那些你我他一同在游戲里種的菜、看的鳥語花香都是真的,快樂十分真實。在時間與距離的阻礙前,技術讓人與人之間的親密接觸可以瞬時實現。但這些虛擬的電子化的設備、人物與環境,某種程度上,也是另一種包圍。

    已經有不少人在嘗試脫退互聯網電子世界,他們卸載抖音快手,停用微信在內的消息通知,甚至試圖歸隱田園山林以尋求內心的平靜,找回清醒的、自主運作的大腦。

    是的,“如果一個東西是工具,它會忠誠地坐在那里,耐心的等待,如果一個東西不是工具,它就會在你身上有所求,引誘你、操縱你,想從你身上獲利,我們已經走過了以工具為基礎的技術環境,來到了致癮和操縱為基礎的技術環境。”在 Netflix 紀錄片《監視資本主義:智能陷阱》里,曾經受益于技術發展的硅谷人士指出了技術如今所處在的境地。顯然,技術在走的越來越遠。

    在工業革命早期,根據當時的社會環境,馬克思曾批判機器對人的異化:“勞動用機器代替了手工勞動,但是使一部分工人回到野蠻的勞動,并使另一部分工人變成機器。” 從手機到各式各樣的智能家居,全屋智能,設備智能,寵物智能,保姆智能,先是解放你的雙手,再到陪伴你,之后便是包圍你,之后……人會因此而退化嗎?或者,身處智能機器的包圍之中,被硅基生物所包圍的你,偶爾是否會感到屬于碳基生物的孤獨?

    相關推薦

    焦點分析|機器狗還是虛擬偶像,人類會更愛誰?

    服務與運營 機器狗  2021-09-10

    騰訊發布首個全自研機器狗Max,有腿又有輪,會“拜年討紅包”

    現代9.21億美元收購Spot機器狗打造者波士頓動力公司

    服務與運營 2020-12-10

    波士頓動力機器狗半夜遛彎兒驚呆路人,還配合拍照,網友:想到了《黑鏡》

    1500元就能買一只機器狗,南京大學校友制作,踩一腳不會掛的那種

    華為機器狗:漂亮后空翻

    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
    <em id="17cf2"><big id="17cf2"></big></em>
    <acronym id="17cf2"></acronym>
    <sub id="17cf2"><sup id="17cf2"><object id="17cf2"></object></sup></sub>
    <ol id="17cf2"></ol>